中国电力报: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发展 有赖各方合力推进

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发展 有赖各方合力推进

——访国网能源研究院新能源与统计研究所主任工程师黄碧斌

2020328日第7581

  31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司法部正式发布《关于加快建立绿色生产和消费法规政策体系的意见》,明确要求加大对等领域的政策支持力度。作为分布式能源的重要形式,高效且环保的能源发展现状如何?记者就此专访了国网能源研究院新能源与统计研究所主任工程师黄碧斌。

  中国电力报: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一度被寄予厚望,2011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指导意见》,近10年来的整体发展形势如何?

  黄碧斌:我国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发展历史较长,但颇为曲折。2003年前后,我国陆续开始建设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站,处于零星发展阶段。2011年,随着国家对分布式电源的逐步重视,天然气分布式能源成为各方关注点,《关于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指导意见》明确通过健全财税政策等方式实现到2020年装机规模5000万千瓦的发展目标。201261日,《关于下达首批国家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示范项目的通知》公布了首批4个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示范项目目录。但是,近10年来,未有国家级的具有较大支持力度的政策发布,仅有上海、长沙、青岛、郑州等部分地区出台了针对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初投资补贴或者电量补贴政策。期间还出现了2014年天然气价格大幅上涨和2017年大规模“气荒”的情况,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发展受到影响,未有大规模发展。

  目前,尚无国家权威机构发布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发展的统计情况,各家机构的统计口径也不一样。根据掌握的不完全项目清单,截止到2019年底,我国天然气分布式能源装机(含已建、在建)约为150万千瓦,大多位于长三角、珠三角和川渝地区,离原定目标相差较远。

  中国电力报:在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并网上网方面,目前有哪些方法予以细化、完善?

  黄碧斌:目前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所发电力的并网上网要求都是纳入分布式电源并网管理,已经实现无障碍、无歧视接入。在国家层面,2013年以来,国家主管部门出台《关于大力发展分布式发电若干意见》《分布式发电管理暂行办法》等一系列政策文件和管理规范,对分布式电源并网服务提出了原则性要求,要求完善并网运行服务、加强配套电网技术和管理体系建设、完善电费结算和补贴拨付。在电网企业层面,国家电网公司先后制修订《国家电网公司关于做好分布式电源并网服务工作的意见》等一系列制度,统一了分布式电源并网管理模式、技术标准、工作流程和服务规则,构建了全过程、规范化的分布式电源并网服务体系,主要内容包括快捷、便利的并网服务,加强流程管控,提升服务效率,强化配网建设,及时改造,按期结算电费。目前我国供热仍以特许经营为主,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所供热力基本都是采用楼宇式直供,少数新建园区采用区域式特许权供应的方式,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要在已有热网的区域直接向该地用户供热或者通过热网向邻近用户供热,仍存在较大障碍,未来热网的对外公平开放政策和热力接入标准仍需推进完善。

  中国电力报:20176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提出大力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在此过程中,有哪些难题待解?

  黄碧斌:影响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发展的因素比较多,目前存在的难题主要包括:一是目前关键设备仍依赖外部进口,系统投资成本高。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关键设备是原动机及控制装置,目前国产设备可靠性低,所用设备全部依靠进口。根据部分实际项目的调研数据,单机300千瓦以下的机组,价格高达10000/千瓦以上;5001000千瓦的机组,价格为8000/千瓦左右,即使1000千瓦以上的机组,也要5000/千瓦左右。此外,投产后核心部件的运行维护被供应商垄断,检修维护费用仍然居高不下,大幅提高企业运维成本。二是天然气气价仍然较高,运行成本居高不下。运行成本主要是天然气购买费,每立方米天然气约产生4千瓦时电量,按照2.43/立方米计算,燃料成本就达0。60.75/千瓦时,扣除供热收入(按照0.72/千瓦时计算),燃料成本仍然高于0.4/千瓦时。较高的天然气价格大幅降低项目经济性,挫伤投资积极性。三是天然气供应存在风险,难以保障项目高利用小时数。近中期来看,考虑到国外气源地产量无法控制、国内产量增幅小于天然气需求增幅、“煤改气”工程用气需求等因素,天然气供需矛盾在短期内难以彻底解决,保供压力大,影响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供气。四是我国供热市场化程度低,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作为第三方供热主体难以进入市场。

  目前天然气分布式能源所发电力可以采用“自发自用、余电上网”或“全部上网”模式,实现电力全额消纳。但是,我国城镇供热市场化程度低,城镇供热市场对社会投资开放不够,采用特许权经营方式,供热企业依靠部分政府补贴维持运营,拥有能效优势的天然气分布式能源供热企业难以进入城镇供热市场。

  中国电力报:对此,您有何具体建议?

  黄碧斌: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具备与分布式可再生能源不同的技术特点以及特有的应用场景,在经济承载力高的部分东部省份和气源丰富的部分中西部省份具有较好的发展空间,有必要在“十四五”能源电力相关规划中加以重视和推进。建议如下:一是鼓励各地根据气源条件、减排需求、相关制造业基础等本地实际情况,适时出台地方性补贴政策,可考虑给予初投资补贴、电量补贴、气价优惠、供热配套补贴等。二是鼓励供气、供热、电网和发电企业通过股权合作等多种方式进行项目建设,发挥各自优势,实现合作共享,同时支持能源市场化改革形势下持续探索商业模式创新。三是国家和地方政府层面进一步明确细化设备购置税、企业所得税等税收优惠,并支持企业融资,在国家政策允许的总框架下从装备制造、项目投资、运营等全环节给予政策支持。四是保障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天然气供应,可考虑在项目前期阶段明确天然气保底供应规模,提高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利用效率,提升项目预期收益稳定性和投资积极性。五是放开供热市场准入限制,大力发展供热市场。鼓励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分布式清洁供暖领域,参与集中供热和分散供热的设施建设和运营。推动以招投标等市场化方式选择供热主体。

  中国电力报:当前国际油价暴跌,对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发展预计将产生哪些影响?

  黄碧斌:国际油价暴跌受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短暂的冲击,未来会逐渐恢复,但也应关注疫情蔓延对世界经济格局的影响。如果气价能够维持在相对较低的水平,将有利于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发展,有助于通过市场应用规模扩大推动设备制造业的国产化,形成正向良性发展的态势,同时也会拉低可再生能源发电增速,为天然气分布式能源发展赢得一些市场空间。

title

安徽快3走势 98彩票网 吉林快3 福建11选5走势 吉林快3 广西快3开奖 广西快3计划 吉林快3代理 吉林快3走势 湖南福彩网